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国际 > 正文

特朗普“喜提”最高法 新晋法官或将改变政治风向

 今天,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新晋大法官出炉了。

当地时间10月6日,被指在17岁时性侵女性的美国联邦巡回法院法官卡瓦诺成功通过美国参议院投票,当选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新任终身大法官。

t01433c28ac7e2ab25b.jpg?size=550x333

  据福克斯新闻,卡诺瓦以50票支持、48票反对的微弱优势取胜。其中投赞成票的几乎都是共和党人,投反对票的都是民主党人。

  投票前,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称卡瓦诺不配担任大法官,并表示卡瓦诺反对“环境保护、妇女权利、公民权利、美国原住民权利、医疗保护和工人权利”。

  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则表示,政治界许多人认为卡瓦诺是“超级巨星和传奇学者”,并称他拥有“优秀”的气质和司法哲学。

  远赴非洲外访、忙着在埃及金字塔前“拍大片”的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也送来慰问,并称赞了自己丈夫为最高法院作出的选择。

t0185622acbeeee7c63.jpg?size=550x297

  总之两党是各执一词,互看不爽,而措手不及的性侵指控让共和党人乱了阵脚,也让这位大法官的面目更加扑朔迷离。

  为了澄清自己,卡瓦诺先是接受了福克斯新闻的访谈,说自己高中及之后很多年都是处男。

  前天,他又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署名评论《我是一个独立公正的法官》,两次替自己高调辩护,可谓打破政治惯例。

t0167c0ad1d508f419f.jpg?size=529x351

  通常来说,需要参议院任命的职位,提名人都是低调等待参议院传唤,不会在任命前公开发表对外界讨论的看法。有分析称,不知以后被特朗普提名的人会不会没事都主动接受个电视采访。

  不过,卡诺瓦最终以2票的微弱优势取得了最终胜利,毕竟共和党人多力量大。

  一些共和党参议员称曾为是否投赞成票而动摇,但由于FBI的初步调查没有找到性侵指控的确凿证据,因而没有轻易改变计划。

  民主党人称,FBI的调查还不够深入。

t015646faf73b7194fc.jpg?size=550x361

  一周以来,特朗普如同坐过山车一般,刚欢欣鼓舞地跟加拿大和墨西哥签完新的贸易协定,就因《纽约时报》的重磅调查而身陷“逃税门”,但卡诺瓦的当选为其周末画上了一个还算圆满的句号。

  卡诺瓦当选后,他立马发布推文庆祝:

  “美国参议院向美国最高法院确认了我们的杰出候选人法官布莱特卡瓦诺,我为此鼓掌并祝贺。今天晚些时候,我将签署他的任命书,他将正式宣誓就职。非常令人兴奋!”

t01503915618460e052.jpg?size=550x360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成千上万的抗议者们,其中许多是性侵受害者。

  投票过程中,许多抗议者在公众席上大喊“羞耻”,副总统彭斯不得不呼吁维持秩序。

  还有一大波反对者聚集在法庭和国会山外,一些人跑上台阶撞击大门,另一些人爬上了法院外的雕像上示威。 

t01dca4d121cc4caef5.jpg?size=550x366

  目前,美国中期选举正如火如荼地进行,民主党人希望抗议者的愤怒能让他们拒绝为共和党投票。

  中期选举是美国两党争夺国会众议院和参议院控制权的战场。目前,共和党依然掌控着国会两院的多数席位。民主党若想翻盘,需要夺回2个参议院席位和至少23个众议院席位。

t019d9bb338d0283a30.jpg?size=550x275

  据美国VOX新闻网报道,如果民主党控制国会两院任何一个议院,都会阻挠共和党的法案直达特朗普的办公桌。

  同时,民主党还会推动对特朗普政府展开调查,包括“通俄门”、特朗普帝国的商业交易以及对他的性侵指控,这些调查可能导致启动对总统的弹劾程序。

  由于参议院被翻盘的可能性较大,特朗普必须在参议院还在共和党控制之下时将卡瓦诺送上大法官的位子。

t019c403e4edcd6d5e4.jpg?size=550x366

  在美国,由9名法官组成的最高法院被视为美国法律的最终仲裁者、美国民主的最后一道防线,因为该法院对高度争议的法律、州政府和联邦政府间的争议、以及最终上诉持有“拍板”的权力。

  当前的9名大法官中,自由派和保守派势力不相上下,BBC分析称,在公民权利方面持保守态度的卡瓦诺加入后,保守派势力会加强对法院的控制。

  这将对少数群体的人权立法产生限制,对美国未来几十年间的司法系统产生深远的影响。

t016624d80e43a30270.jpg?size=550x309

  据《大西洋月刊》,如今,白宫、美国国会、最高法院都致力于特朗普所设置的议程:恢复美国传统的种族、宗教和性别等级制度,充实共和党的金主,让企业毫无束缚地追求利润,剥夺竞争对手选区的权利,不惜任何手段保护总统及其盟友免受起诉。

  简单来说,就是让民族主义政治与不受约束的企业权力相结合,其后果或许将影响数代人。

  19世纪,共和党为了维持他们在美国南部的白人统治,放弃了对黑人权利的保护,而充满共和党立法者的联邦法院选择了顺从。

  这些立法者用法律语言打造出的种族隔离与歧视制度存在了一个世纪,直到马丁·路德·金等人领导的民权运动在20世纪将其推翻。

t014171a0669767f192.jpg?size=550x390

  然而,历史似乎是健忘的,上世纪的成果又能存在多久我们不得而知。

  今天上午,在投票结束后不久,卡瓦诺向美国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宣誓就任。这名同为保守派的首席大法官在今年6月的裁决中支持了特朗普针对穆斯林国家的旅行禁令。

t011f89dd378e42fb1e.jpg?size=550x366
阅读人次:
欢迎您访问京广视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