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娱乐 > 影视 > 正文

《一个人的课堂》评分超九分 推进动国家改善教师待遇

在这信息爆炸,娱乐多元的时代,你可以成为娱乐媒介的主角,也可以成为娱乐受众,越是娱乐多元,人们对经典的渴求越强,对经典的评判标准越高。电影《一个人的课堂》就是一部经典中的力作,因主题深刻,视角独到,引起无数共鸣。影片上映之后口碑一路爆棚,网络上甚至高达9.5分的好评,当属近几年罕见的高评分作品。上百位明星、影评人、大学教授、著名学者、普通观纷纷发声力挺,给予《一个人的课堂》很高的赞誉!
一个人的课堂这是一个乡村低层知识分子最后的苍凉挽歌
诚然,评分较高的影视作品,不一定都是经典,也就是分值不是经典的唯一筹码,但是,电影《一个人的课堂》逾9分,这绝不是偶然,而是公允和必然。从6岁幼童到79岁退休教师,从普通清洁工人到知名作家,从旅居海外学者到著名律师,从高校学生到企业家,都被《一个人的课堂》有情怀、有温度、有责任使命、有情义输入所感动,纵观大陆影视经典,能获得休斯敦国际电影节最佳外语片奖这项国际殊荣的电影作品者,尚属寥寥,《一个人的课堂》就摘此桂冠,《一个人的课堂》有的只是真实的生活,一个真实的山区农村样貌,一位真实并不完美的代课老师,却传递了一份珍贵的坚守与爱。
李军林导演在采访中以这样的叙述表达了内心对这部电影的情愫,满怀的敬意与悲壮。对于他、对于无数从乡村走出来的莘莘学子而言,乡村学校是离开大山的一扇虚掩着的门,是我们对大山外美好世界的向往与精神寄托。当我们真实地回望故乡时,母校或已破旧、恩师或已苍老。他们选择“逆行回到大山”,用“留下来”的坚守换更多孩子“走出去”的梦,帮助更多的寒门学子完成走出大山的梦想,成为乡村教育的守望者。这是乡村教育人的精神。
《一个人的课堂》现实意义:进动国家改善教师待遇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曾提出“让教师成为让人羡慕的职业”。这一提法在不久前被正式写进了党中央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党中央出台的第一个专门面向教师队伍建设的里程碑式文件。2017年11月20日,十九届中央深改组第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这也是新一届中央深改领导小组通过的第一份教育文件。
教育是百年大计,教师在教育中起着尤其关键的作用,在新时期,如何让教师们安心从教、爱岗敬业,待遇问题是其中一个重要影响因素。《意见》提出,不断提高地位待遇,真正让教师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强调要明确教师的特别重要地位、完善中小学教师待遇保障机制、大力提升乡村教师待遇、维护民办学校教师权益、推进高等学校教师薪酬制度改革、提升教师社会地位。
教育,这是一个世界共同面对的命题。电影《一个人的课堂》就是由导演李军林执导,以宁都四中曾庆平老师为原型,讲述了一位普通乡村教师在山区小学代课逾20年,面对最后一名学生,坚守教学岗位,并帮助其完成学业的真实故事。它讲述的是民办教师与乡村留守孩子之间的最真实的故事,一位普通的老教师宋文化(孙海英主演)与山区小学留守的最后一位学生之间发生的“一师一生”的情节让人心灵受到震撼与冲击,为推进动国家改善教师待遇起到了积极作用,电影上映后获得社会各界人士一致好评和满满的赞誉,在一点一滴中为乡村教师的薪酬制度改革等起到了积极的推动力,李军林导演功不可没。
 
阅读人次:
欢迎您访问京广视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