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娱乐 > 音乐 > 正文

香港话剧团2018新版《亲爱的,胡雪岩》来袭 清装大戏亮相广州

20年前,话剧《亲爱的,胡雪岩》由香港资深剧作家潘惠森创作而生,并在两年后的第十届香港舞台剧奖荣获最佳剧本。2016导演司徒慧焯重新锻造此剧,在第二十六届香港舞台剧奖的颁奖中拿下最佳整体演出、最佳男主角及年度优秀制作五大奖项。之后又在2017年上海壹戏剧大赏中,潘惠森及司徒慧焯荣获年度最佳编剧及年度最佳导演,《亲爱的,胡雪岩》也获提名年度大戏。2018年,《亲爱的,胡雪岩》重新制作,载誉归来。对比2016年的版本,导演司徒慧焯一再强调“这不是重演,是再生!”。
再生之一:大刀阔斧改动剧本 合力锻造清装大戏
《亲爱的,胡雪岩》故事时间跨度近40年,讲述了胡雪岩一生大起大落,从穷小子到富可敌国的红顶商人,最后又家徒四壁的故事。胡雪岩眼光独到,能力超群,其生命历程紧扣晚清国运兴衰,协助王有龄及左宗棠对抗太平天国及西方列强的侵略,官商两栖的同时又不计成本地赠医施药,惠及贫苦大众。时空跨度大,角色内心丰富,想要演绎好这个版本的胡雪岩,并非易事。
据编剧潘惠森表示,新版剧本删去了20页,导演、演员、舞美、音乐都是从头来过,跟一个新戏没分别。编剧潘惠森先生对所有主创人员表示感谢:“我很高兴整个创作团队都有这种重新探索的精神和担当,为新版演出赋予新生命。这个戏规模不小,在香港,大概也只有香港话剧团拥有这种制作资源和实力。”
作为香港历史最悠久、最规模最大的专业剧团,香港话剧团以其制作之精良、内容之本土、表演之扎实和产量之高,形成了鲜明的“港式”风格,坐拥着一大帮铁杆剧迷粉丝。2006年《新倾城之恋》、2008年《德龄与慈禧》、2013年《最后晚餐》、2015年《都是龙袍惹的祸》、2016年《有饭自然香》、2017年《顶头锤》等,几乎每一部都会留下好口碑。《亲爱的,胡雪岩》是香港话剧团为数不多的一部历史剧,亦是编剧潘惠森和导演司徒慧焯继叫好又叫座的《都是龙袍惹的祸》后再度合作。
尽管是再生,新版戏剧依旧沿袭旧版的剧名《亲爱的,胡雪岩》,多数观众表示如此有港味的剧名很吸引人,历史人物前加个亲爱的,似乎有点违和,但看完全剧又仿佛恰到好处,至于这样的命名,剧中赖老四的扮演者刘守正为大家解密:“这个戏名很用心,像写信一样,开头便是‘My dear’,可亲可爱,仿佛遇到故知。”
再生之二:角色塑造新构思 一人分饰多角成亮点
为了更好地演绎胡雪岩,导演依旧请来了香港话剧团的戏骨担当们:潘灿良、刘守正、黄慧慈、雷思兰、高翰文、余翰廷等,这些香港舞台上的资深演员给《亲爱的,胡雪岩》增色不少。加上很地道的港式笑点,这部讲述大陆清宫人物的正剧显得港味十足。
“当我们知道要再做一次胡雪岩的时候,我们经常排练讨论,不断反刍打磨,最后成就了一个不一样的胡雪岩。” 导演盛赞胡雪岩扮演者潘灿良很细腻很用心,“可能上一次我选了胡雪岩比较有光环的那一面,这一次我想选的是黑暗一点的胡雪岩,在黑暗面里,他想要那个光环,这个是比较人性一点的看法。” 或许也正是这样不同的声音在推动着胡雪岩内心的变化,在时代的不断变化中实现“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修炼。
其实,每一次的排练都是一次深入而全面的大讨论,导演编剧和演员们之间为了角色和情节不断在打磨这部戏,司徒慧焯直言做戏剧就是不能懒,“世界上没有容易的事情,我每一次排戏都是呕心沥血”。2018新版《亲爱的,胡雪岩》在演员调度与搭配方面,导演同样给予了重重考量。不仅在选角上更加年轻化,而且安排了演员们一人分饰多角,只有三个角色没有分演,可以说对演员的功力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例如戏中的胡妻和阿香两个角色都由黄慧慈演绎,凭借本次的出众演技和巧妙创意赢得不少掌声。
再生之三:舞台巧妙藏玄机 用历史复刻当今
2018新版《亲爱的,胡雪岩》不止在戏剧内容上有了改动,更在舞台设计和演员调度上创造了新亮点。舞台空间的设计充满了想象力,除了借鉴戏曲、皮影戏、盆景等符号元素来塑造台词外的韵味,还调整了舞台框架的布置,在台上营造了一个“黑洞”,实现了该剧在观赏性与哲学性上的双重升级。
作为一部借古言今的历史正剧,这部作品不仅做到了对历史人物的深刻剖析,更在主题上紧扣时代脉搏。“2016年是世界包围着胡雪岩,2018年是胡雪岩如何面对这个世界。这个时代是充满戏剧性的时代,我不可能完完全全复原满清时代的生活,我就想用我的眼光重新诠释一下那个时代。”从历史中汲取智慧,从经验中找寻答案。走进这部剧,走近这位传奇的红顶商人,观众也许会收获对当下生活的共鸣与思考。
2018新版《亲爱的,胡雪岩》将于8月24-25日于广州大剧院歌剧厅与内地观众首次见面。当问及与香港首演的版本有何不同之处时,导演直言广州大剧院的舞台更大了。相信在广州的大舞台上,这部精彩的粤语话剧能够征服广州观众的心。
阅读人次:
欢迎您访问京广视讯网!